[台灣跑透透] 2012 合歡山越野馬拉松

2012/10/16     6,135 次點閱 by 天天

今年合歡山越野馬拉松在台灣謙信越野馬拉松協會用心經營之下,一共有4,800人參加,大會在宣佈的時候還說,這已經打破了合歡山一次擁入最多人的紀錄。

我們一共有四個人來參加:我、雍威醫生、大兒子和真汝。我參加全馬,而他們三個人都報名參加10公里的健康組,因為考慮高山狀況,而且25公里組時限也很緊,所以我幫他們報了10公里組,希望他們能夠輕鬆無壓力跑完這合歡山高山路程。


合歡山日出

10月5日,前一晚,我們就住進了會場上方200尺的珍谷民宿。我從高雄搭高鐡到台中站,從台中五號口搭11:45的南投客運到埔里,再從埔里搭13:30分南投客運往翠峰班車,在下午15:00到了珍谷;他們三個人從台北開車下來,也在15:30前就到了。四個人集合後,先在民宿休息一會兒,晚上雍威請我們吃雲南拉呼火鍋和雲南菜,晚上六點不到,山間已經雲山霧罩到處白茫茫,這時候,上山的車輛才開始像長龍般在蜿蜓山路上不斷開來,想必是眾多路跑者星期五下班後才趕過來;從山上高處往下望,只見曲曲折折的山路都是車燈連成的長蛇陣,煞是壯觀。四個人吃完了飯,又隨興的逛到門口有塊「海拔2050公尺」的清境最高店富嘉7-Eleven喝杯咖啡。

在店外面的咖啡座上喝咖啡的時候,看見跑友周國輝和他的夫人正在店內買東西,我敲敲玻璃窗,他在裡面一抬頭看見我,立即露出欣喜的笑容,他和老婆交待二句話後,就走出店外來找我聊兩句。我們是在二年前一月份的金門馬拉松同一部遊覽車,那時候我是初半馬,而他是初馬 (第一個全馬),而今次我是第13馬,而他更讓人吃驚的是已經是第48馬了,二個人聊了聊,彼此都很高興成為跑友又能常常聊二句,而且在路上又可以長相左右,雖然跑不了多久,他就會追過我 (我的前20公里很快,但後勁不足。),然後就再也追不到他了。


全馬達人小周和我

 

路線

這次合歡山路跑分全馬、超半馬 (25K) 和10公里組,其中全馬有1,800人,總人數4,800人,所以會場娜魯灣渡假村附近的民宿、飯店早已客滿,給當地帶來不少商機。喜歡挑戰高山的人,可以在群山之中盡情地跑個痛快,而附近商家和民宿也因為這場活動在這非旅遊旺季帶來了「人滿為患」的好生意,真是二相得宜、互蒙其利。

《欣傳媒yams news報導》2012.10.06:「今年活動邁入第三屆,台灣謙信越野馬拉松協會表示,第一屆約僅400多人參加,第二屆增為800人,今年暴增到約4,500多人,可見路跑風氣漸盛,國內喜愛跑步的民眾增加。

台灣謙信越野馬拉松協會說,武嶺海拔達3,275公尺 ,高度相當高,在合歡山上跑步雖可以欣賞壯觀的山景、呼吸新鮮空氣,不過高山的溫度較低,氣候不穩定,且空氣較稀薄,對路跑朋友來說,也會是一個難度不小挑戰。

這次活動分為全程馬拉松組,總里程42.195公里 ,半程馬拉松組25公里 ,以及10公里 組,全程馬拉松組人數約1,800人,半程馬拉松組1,400人,10公里 組約1,300多人;全馬限7小時,半馬限時4小時30分,10公里 組限時3小時。

全程馬拉松組難度最高,起點從清境出發,途經青青草原、翠峰遊客中心 (2,330公尺)、鳶 (2,730公尺)、昆陽 (3,100公尺),然後登上武嶺 (3,275公尺),之後折返昆陽,再一路回到起點。

主辦單位提醒,高山馬拉松是很嚴苛的挑戰,沒有常跑高山馬拉松者或是有心血管疾病、高山症患者,不要輕易嘗試。活動過程中每2.5公里 提供飲水補給,另外在昆陽則有食物供應。」

全馬路線是從大會會場所在的娜魯灣渡假村,公路台14甲線11K,先向下跑繞清境農場、羊角村,繞回出發點是2公里,然後再從台14甲線11K出發點一直爬到台14甲線31.5K的合歡山東峰—武嶺,再從武嶺折返往回跑,海拔從清境的1,600公尺到武嶺的最高點3,275公尺。在高山上跑,空氣稀薄,對從未在高山路跑的人可算是嚴峻的挑戰,因此大會在出發前,特別請全馬跑者之一的長庚醫師上台為大家講解高山症的症狀和注意事項以及急救方法。也有很多跑友在後腰帶上綁著高山登山專用的瓶裝氣氣罐,更有跑友帶著威爾剛 (Viagra),各有奇招。

出發前我在網路上先把資料找齊,平日沒有什麼機會好好練習的我,雖然沒有十足把握能跑完,但總是想要挑戰一下,這號稱台灣最高、風景最壯麗的馬拉松。

大會路線如下:(其中10K是指台14線10K)

全程馬拉松清境娜嚕彎門口起→往青青草原1KM至10K處折回娜嚕彎 (2K/ 1,600M ) 往上跑 →翠峰客服中心 (8.6K/ 2,330M )→(15.5K/ 2,730M ) 鳶峰→昆陽 (20.7K/ 3,100M )→武嶺 (22.1K/ 3,275M )→ 折返昆陽 (23.5K/ 3,100M )→鳶峰 (28.7K/ 2,730M )→翠峰客服中心 (35.6K/ 2,330M )→娜嚕彎終點 (42.195K/ 1,600M )。

公路局台14線資訊如下:

仁愛鄉:霧社 (起點,台14線岔路)→清境農場8.128K (幼獅、見晴、朗土府、羅多夫社〈Rodof〉,1748公尺)→松崗 (博望新村)→立鷹→梅峰 (台大農場)→翠峰 (雪季管制站)→新人崗→鳶峰→昆陽29.284k (合歡山區西端,原名南合歡山,3,070公尺)→武嶺31.491K (佐久間鞍部,舊稱佐久間峠、南嶺,濁水溪源頭,台灣公路最高點,3275公尺)→

 

上坡路程,百分之九十的步兵

馬拉松的過程雖然有趣 (如果真無趣,也不會有那麼多人來跑。),但也是個意志力克服痛苦的艱難時段,因此有些人在路跑前都會把沿路地標先找齊了,再把它記熟,這樣在路跑的時候就能知道自己進度如何了,增加一些趣味性,而我們末段班的人,如果能記住沿路里程和景點,對時間的控制和體力的分配都有很大的作用,至少對我個人而言,在真的跑不動的時候,還能勉力而為,繼續跑下去。

合歡山馬拉松前半段大約十之九九都是上坡,在22公里之內要爬1,675公尺,而且愈往上走,空氣愈稀薄,所以大多數跑者,還有很多前二屆參加過的跑友,根據他們前二回的經驗,都以上坡當步兵、下坡當騎兵的方式來跑,也就是上坡不力拚,只是快走,而下坡就飛快的衝。

槍聲響起,大家開始先往下跑 一公里 再回頭,下坡在台14線大馬路上,大家都跑的很快,到了下坡盡頭,開始從羊角村往回向上跑,不但坡急陡還是小小窄窄的山路,一群人都堵住了,只能慢慢走。原來今年和前二年路線不同,大會稍做變動,這一段開始的下坡又上坡的2公里是今年的調整路線,前二年是一開始就往武嶺跑,但是折返點是在過了合歡山最高點武嶺之後還要再往下跑1公里 ,這樣變成武嶺不是折返點,在精疲力竭的時候折返,還要先爬個陡坡1公里回到武嶺,這對大多數跑者來說可算是痛苦萬分的事,而且武嶺的地標性也減色不少。今年路線調整後,以武嶺為折返點,不但讓大家可以在這裡好好看看風景、照照相,還可以好整以暇地開始跑下坡路。謙信越野馬拉松協會的用心在這裡可以看得出來,身為一個跑者,在這裡要向他們致最大的謝意,也給他們最高的敬意和鼓勵。

我的路跑計劃是:以4小時跑完前22公里上坡路,到達武嶺,然後用剩下的3小時快速跑下坡的20公里路,這樣應該就能在限時7小時之內跑完全程;甚至,我自己估算,也有可能在6小時30分多一點完成,所以事先我和大兒子說,可能下午二點半就能收工了。但這合歡山的迤邐山路,雖然有高山白雲,風景壯觀秀麗,但可不是鬧著玩兒地,愈跑到最後,才愈發體會這滋味。

從娜魯灣一路小跑步到了翠峰,這時候有跑友問供水站人員:「到武嶺還有多遠?」大會工作人員回答說:「你應該是要先到鳶峰,然後才是武嶺;鳶峰還有7公里。」我一聽,要先跑過了鳶峰,才去打武嶺的算盤,在這一路陡峭的山路上,還要跑7公里才到鳶峰,但是小腿卻已經開始有點鐵味了,這才發現這條路真不是好玩地。過了翠峰不久,我就成了步兵,開始跑步少而走路多地往上走。山路峰迴路轉,往往從下往上看,看起來好像只要再往上二個山頭就到盡頭了,但是過了盡頭卻又是另一個山頭,只有硬著頭皮往上。以前開車到武嶺的時候,就已經覺得山路又長又窄又遠又不好開,今天的體會更是千百倍,也只能沒有選擇地以雙腳往上跑。

過了鳶峰被孔猷追過,他每次都會說:大哥你跑的真快,這麼久才追到你。但他總是隨便跑跑也比我快了要半個鐘頭。

到了鳶峰,休息站供水志工們打氣的說:「加油!加油!離武嶺只有7公里了。」什麼?7公里 ??我抬頭往合歡山頭望去,真是「仰之彌高,瞻之彌遠。」抬頭青山歷歷,低頭二腿鐵鐵,遠山白雲出岫,路上天天力盡。這時候心裡想:「早知道跑半馬就好了。」但隨即明白,這就是撞牆了,就用最堅強的意志把腿抬起來,繼續往前、向上。


山路迤邐、風景秀麗

過了鳶峰不久,半道上有五、六個年輕人停下來,好像在做急救,其中有人拿出藥來,有位女生嚷嚷著:「有沒有人帶著水?」原來大部份的跑者都嫌帶水累贅又重,所以都不帶水,而我最怕想喝水的時候而供水站還遙不可及,那滋味可不好受,所以每次都會在後腰包上帶上半瓶約300cc的水。聽了女生的喊叫,我趨前把水遞了過去,女生拿給那高山不適的男生,男生就對著水吞了一粒威爾剛,我這才想起來有人說過,登高山時要買幾顆威爾剛做高山症的急救藥,只不過我懷疑威爾剛的正作用在這荒山野嶺又要怎麼辦呢?男生喝了水,把水瓶還給我說:「謝謝」我要他再多喝一點,到了供水站我就可以再加水了,我還故做要小解狀的捉狹說:「如果不夠,我可以到路邊再弄點。」旁邊女生聽了大笑說:「我剛才說你很好,你就這樣;早知道我們這裡男生就可以去了。」大家笑成一團,我也就離開他們,繼續趕路,大哥我可是很趕時間呢!


昆陽和天天和王爾德的朵蓮格雷在這裡相遇

從鳶峰到昆陽5公里的山路,是我這輩子走過最難過的山路,雖然風景秀麗,但在腳已頻頻喊著罷工,心肺又在上氣不接下氣的缺氧狀況下,我第一次在路跑中停下來喘氣,而且接著又斷斷續續地停下來好幾次。在氣勢磅礴地壯麗群山之中,氣喘吁吁地靠在台14甲公路護欄上,這意境有點像唯美主義王爾德的小說:「朵蓮格雷的畫像 (The picture of Dorian Grey)」主角在做最後掙扎的心境。以前讀這本小說的時候,總不能體會唯美和唯苦的一體兩面,沒想到在這群山之中,跑到快要掛掉了,才突然想起多年前跑船做二副的時候,在船上的深夜裡,二十多歲的我在駕駛台當班,對著漆黑地茫茫大海,孤寂地試著去明白朵蓮格雷的意境卻苦思不得,沒想到二十多年後,卻在合歡山馬拉松中得到了這樣的意境和了悟,原來美和苦是可以相兼並容地,它們既是矛盾也是互容,是對立也是一體。就這樣,在這個當下,許多2、3,000公尺的高山在我腳下,白雲遼繞其間,連太陽也比平日更接近自己了3公里 ,突然想起杜甫詩中「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意境,詩人憑空揣摸高山勝景,但我們卻實實在在用兩條腿跑了上來;這時候,心中不但歡喜了起來,二條腿似乎也像加了油似地又能夠再跑了起來。

到了昆陽,武嶺已在望,又開始小跑步了,不過這個跑步的決定看起來是錯誤的,應該讓腿好好休息,好在武嶺折返時,可以全力向下跑。

武嶺到了,旁邊一位女生說:「武嶺到了,我好想哭喔!」聽她這麼一說,讓我想起了單車環島時,車隊爬上了南迴最高點壽卡的時候,我們最年輕那位北京人民大學學生雙南小妹,在騎上壽卡後,不禁喜極而泣,而且泣不成聲。人的毅力是無限地,只要有心,努力去克服困難,最後都會成功。


合歡山,在大太陽下流的汗都成了滿臉的鹽結晶

上到武嶺,和大兒子通了電話,他們三個人跑10公里的成績都不錯,雍威更跑出1小時10分鐘的好成績,早知道就為他報超半馬,心裡麼想。打完電話,一看手錶是12:20,也就是比預定進度慢了20分鐘,那麼下山的20.5公里的路程,我只有2小時40分可以用了;平均時速要跑在每小時8公里才行,我這已經鐵掉的雙腿,行嗎?

路跑前二天,我的右腳踝還套著護具,右腳跟一直感覺微微痠痛,雖然每天都用冷、熱水交替沖泡,再用精油輕輕按摩,但是稍微跑快一點或者是動作吃力大一點,就會感覺到右腳踝的痛點在反應。因此開跑的早晨我的心是有點沉重地,想放棄,又覺得總要放腳一試,否則不戰而退,一定會後悔不已。最後自己心理建設,如果半路上腳撐不住,那就放棄不跑了,就邊跑邊看了。跑到了武嶺,右腳從一開始的稍有反應到最後的全力合作,讓我放心不少,只是下坡要快速衝鋒,又有點擔心。

在武嶺稍做休息,爬到武嶺標高牌坊去照照相,很巧地遇見了馬拉松傳奇人物-林寶鳳大姐,大姐已經跑了二百多馬了,她都是在前半段慢慢跑,有時候甚至比我還慢,但是後半段她就快了起來,每每在最後 十公里 被她像一陣風也似地追過;她也會在追過我們的時候停下來和我們聊兩句,為我們打打氣,她都會說:「跟著我這後段班班長跑,一定會在時間內完成。」要不然就會說:「不要看手錶啦!你的時間一定夠。」這等打氣的話在我們跑到快放棄的時候是很受用的,雖然她總是說完不久就讓我望塵莫及,但每次路跑總會在最後幾公里看見她,然後就只見她愈來愈遠的身影,我是又敬又愛又追不上,希望有一天能和大姐跑的一樣好。(我跑完合歡山後休息二天還全身痠痛,而大姐在第二天還要去參加另一場馬拉松,這叫連馬,真讓我自嘆不如,而且有點匪夷所思。) 很開心地和林大姐合影後,大姐還在和小朋友們閒聊著,我就開始往山下跑,力拚我的下半場了。


很榮幸能和林寶鳳大姐合影於武嶺

 

下坡的力拚

往山下跑的時候已經是12:30分了,離關門時間只剩下2小時30分,心裡想著還好是下坡,應該沒有問題,結果發現沒那麼簡單,當人在鐵腿的時候,下坡也跑不快。記得去年太魯閣馬拉松,我在下坡回程路段還可以跑到每小時13公里甚至更快的速度,所以我一直以為這次下坡也應該也可以跑的很快,沒想到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雖然是在鐵腿的狀況中,可是我的時間卻已經不多了,只好硬挺著快跑,讓速度維持在平均時速9公里 ;問題是,跑不了多久,就跑不動了。這時候我開始驚覺可能在7小時內會跑不完,甚至就連大會通常會多給10分鐘的allowance也不夠用。感覺到體力快耗盡,人已經累到極點,就把相機收起來,全心跑步,在半昏沉中一路往下跑,路跑前一天上班到早上四點才收工,還有前一晚半夜起來二、三次的沒睡飽,在合歡山下坡路程中一一在身體內反應出來;可是我絕不會放棄,就像在我前前後後一起陪跑的十幾位跑友一樣,大家都硬撐著往下跑。

就這樣硬撐到了公路台14甲線16K,離終點5公里的地方,眾人一看無不叫苦,原來這裡還有最後一段上坡路等著我們,大家都跑到快要靈魂出竅了,看著這平日不起眼的小上坡路,心中卻連珠叫苦不已,真是英雄氣短!(兒女情長等一會兒就登場了!)

十幾個後段放牛班的跑友一塊兒以最後的毅力小跑步過了1公里的上坡路,到了還剩 4公里的地方,這時候不再是大太陽的天氣,山區已經開始霧濛濛地一片,路上來車已經看不太清楚了,能見度大約只有50公尺左右,而且也開始冷了起了,這時候很慶幸還好穿了長袖衣服,不然現在一定會冷;在我旁邊有一對來自屏東大華慢跑的中年夫妻的老公說:「現在時間2點45分,還剩下4公里 。」說完他就拉著老婆的手往前快跑。我聽到還剩 4公里 ,而時間就算加上的額外10分鐘也只有25鐘了,也就是說:餘下4公里要跑出平均時速10公里才行,不覺有點想放棄了,但轉念一想:「就算7小時10分跑不完,也盡全力衝刺這最後4公里 。」也就跟在大華慢跑的夫妻後面開始跑。

跑了大約1公里 ,那位老婆顯然體力不支,放手停了下來,做老公的就停下來往回走,再拉著她的手繼續跑起來;我也累到不行了,但是想想那位老婆都能跑,我又為什麼不能?於是我也跟著他們跑。過不了多久,那老婆累的掙開了老公的手在路邊蹲了下來,做老公的蹲下來和她說了幾句話,可能是說:「再忍一忍,就能在七小時十分之內跑完,現在可不能再停下來了,否則這回一路上的辛苦都白費了。」那位老婆就站起來,不再是老公牽著老婆的手跑了,而是老婆的右手從後方拉著老公的左手肘開始往前跑,他們二人愈跑愈快,我在後面也以要死不活的方式緊跟在他們後面繼續愈跑愈快地跟進;一組三人追過了不少跑不動的跑者,現在我們是從剛才上坡時的英雄氣短到這裡以兒女情長予以克服。

剩下最後1公里了,手錶時間是7小時02分,旁邊有遊客在加油,也有遊客說,過了7小時了,他們可能不及格了。這時候我突然迴光返照,跑快了起來,以大約每小時12公里的速度追過了大華慢跑的楊過和小龍女,一直衝到了終點,以7小時07分,在大會認可的時限內跑完全程。

雖然很累,但是心情真的很開心,能拿到這一馬的證書;在排隊領證書的時候,我走向那對大華慢跑的夫婦向他們致謝,沒有他們在前面的帶跑,今天我一定不能在7小時10分鐘之內跑完。他們夫妻二人一聽有人在後面瞧見全部過程,不覺地笑了起來,還邀我去屏東參加他們大華慢跑,又聊了幾句,也就散去搭車下山了。

從會場領了寄放的行李,又在濛濛細雨中往下走了1公里半,到青青草原搭車直達高鐡台中站,從台中回到高雄,準備第二天出席朋友千金出閣的喜宴。

 

恢復跑

10月7日,路跑完第二天,一大早五點多,我又整裝開始從高雄新光碼頭跑向夢時代,做馬拉松後的恢復跑,可是卻怎麼樣也跑不快,2公里路跑了20分鐘。

10月8日,在台北國小操場做恢復跑,開始的幾圈也跑不快,四、五圈之後才能加速到時速9到10公里,而且腿也從一開始的拉不開,到最後不再感覺那麼緊蹦了;在繞到第15圈的時候,突然回想合歡山路跑最後4公里的堅持,我竟然有點想哭的感覺,為自己最後在那麼疲累不堪的當下還能做最後的堅持而深深感動,而這種感動,相信每位馬拉松的跑者都能體會,這也是馬拉松最迷人的地方。

 

終語

今年5月7日八卦山台地馬拉松,最後剩下10公里 的時候,有一位年輕的潛水格友認出了我,他那時候已經完全跑不動了,他問我:「天天大哥,全馬最後在那麼累的狀態下,要怎麼樣才能練好那種最後的堅持?」我當時的回答是:「你現在就是要練那種最後的堅持了呀!」後來他還是因為真的太累而放棄了,沒有在時限內完成全程。經過這次合歡山馬拉松,我有點後悔當初沒硬拉著他跑,應該就像那位大華慢跑的老公一樣硬拉著他老婆跑;如果當時一直拉著他跑,或許那次他的初馬也就能成功了;看來我這末段班的跑者,要學的事還很多。

馬拉松有句名言:「堅持,馬拉松其實是一種態度!」在辛苦跑完了合歡山3,275公尺的高山越野馬拉松之後,更深深體會這句話的意義。 

今年謙信獎牌做的非常講究,正面鐫刻上跑者的名字,背面則刻上跑者的相片。

 

附記

回到家中第二天一早恢復跑時,肩膀、腰部、大腿和小腿的內外側都痠痛不已;到了第三天,仍然還在痠痛,這是很久以來所沒有的現象,就連跑完初馬也沒有這麼慘,可見最後下坡路的衝刺是多麼地辛苦,當然也表示平日練習量的不足。

這張成績證明可要好好掛在牆頭勉勵自己。

 

馬拉松賽事 請看運動筆記*


讚一下!跑步新鮮事 運動筆記 報乎你知!
本文作者: 天天

十八般武藝樣樣稀鬆,就是我的寫照。多多指教!多多留言!

Blog:山東/ 基隆/ 台北--基隆山和田寮河的小孩

相關文章


讀者留言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